第六媒体时代,蚁视倾力打造开放式VR生态江湖

来源上方网

摘要:

VR正在从200元均价的入门期,进入拼硬件配置的军备竞赛时代?7月12日,蚁视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正式发布了在硬件配置、使用体验、内容资源等方面均可媲美Oculus Rift、HTC Vive等顶级VR设备——蚁视二代VR头盔,桌面级套装售价3499元。

导语:作为行业中的“少数派”,蚁视一直是一个异类。业界有这样一个说法,天下只有两种VR公司,一种是Oculus,另一种是抄Oculus。而蚁视要做的是“第三种”公司,蚁视坚持做自己的无畸变,坚决不兼容Oculus;而行业都转型做一体机以后,蚁视还坚持做自己的PC端头盔,发誓要打造最接近OculusHTC的顶级VR体验;当行业的手机头盔都配一个蓝牙手柄的时候,蚁视自己搞出了折叠式半开放头盔和耳机线控;当行业都被华强北几十块钱的VR眼镜冲击得纷纷放弃硬件的时候,蚁视默默地通过与大公司和大渠道的双品牌合作,卖出了70万套VR眼镜……不得不说,当段子积少成多,当流言不攻自破,当预言多次成真,蚁视仍然屹立在行业中,而且做得有声有色,说明这个少数派,确实当得有逼格。

 

 

712日,蚁视举办2016年新品发布会,会上推出了其第二代PCVR头盔产品,相较前一代产品,第二代VR头盔可以提供更加清晰立体的画面和更好的听觉体验,产生无畸变的沉浸式虚拟现实效果,现场观众体验后纷纷表示蚁视二代VR媲美HTC与oculus。作为VR行业内的“少数派”,蚁视在时隔一年半后再次引领VR行业发展。

 

少数派”技术

 

蚁视本次发布的二代VR头盔中,拥有多项“少数派”技术,譬如,该产品开创性的采用了全球唯一的inside-out单目红外感知系统。基于单目红外摄像头的感知与定位系统算得上是此次二代头盔新品的一大亮点。据蚁视CEO覃政介绍,该项功能来自“完全自主的技术”。他表示,OculusHTC Vive和蚁视的三套方案的技术架构不同,HTC Vive的方案精度最高,但相对成本比较高;蚁视和Oculus方案精度基本一致,成本方面也能够达到民用级消费定位的要求。而在具体数值上,蚁视此次发布的二代头盔可以达到毫米级别,实际定位精度则需要根据用户的移动距离和头盔调试状态而定。

 

不仅如此,眩晕感是目前VR设备的一道世界性难题,如何尽可能防止眩晕感的发生,蚁视也用上了其“少数派”的技术。具体来说,蚁视革命性的通过自适配所有框架眼镜屈光度、散光度等技术,以及业内首创的瞳距自适应系统,完美的解决了所有因为VR光学手动调节不合适所带来的视觉不适的难题。蚁视为了减缓眩晕感做了多达十几项的努力,这使得现场观众体验时纷纷表示确实没有眩晕感。

 

可以说,在蚁视二代头盔新品中所采用的“少数派”技术还有很多,而正是这些“少数派”技术,让“少数派”的蚁视将凭借这一新品继续引领VR行业的发展。

 

当然,蚁视的“少数派”技术创新也并不是从本次新品开始。不抄大厂,走自己的路,是推动蚁视自创立以来首创了很多少数派技术的关键所在。其此前推出的全球首个无畸变的光学方案、全球首个全兼容VR头盔、全球首个折叠手机VR、全球首次提出线控的VR交互方式,以及全球首次推出可佩戴框架眼镜的光学方案,无不是蚁视作为“少数派”的技术结晶。

 

少数派”生态

 

封闭性生态是全球VR行业的一大怪现象,也正是因为这一怪现象,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VR的普及和VR行业的发展。

 

oculus为例,在蚁视头盔上市之前,其采用的是有畸变的光学方案,在游戏中进行反畸变校准,其目的便是为了打造封闭生态。再以兼容性为例,其他VR厂家都在做独占内容和封闭生态,而蚁视则是全球首个推出全兼容VR头盔的厂商。

 

面对其他VR厂商的封闭生态做法,蚁视的选择是坚决打造开放生态。用覃政的话说就是,“我们所有东西是完全开放的,包括我们对外输出的技术以及我们自己本身技术方案都是完全开放的,兼容性都是完全打通的”。显然,在众厂商不约而同大打封闭生态牌之下,蚁视的这种开放思维和开放生态的打造,着实是一种“少数派”的做法。

 

对任何行业来说,开放生态都至关重要,对处于市场导入期的VR行业而言,开放生态更是重要之重要。因为,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尚处于发展初期的事实,要求行业必须要建立一套开放兼容通用的标准,否则就难以实现VR的普及,难以带给大众普适性的VR体验。对此,Oculus的如意算盘是意欲通过封闭的生态来一统江山,而这种想法和做法显然是一厢情愿。因为,任何一个行业终究都要走向开放。

 

而对于坚持走开放生态之路的蚁视而言,其所要推动的是,是在百家争鸣之下集各家所长来共同推进行业发展。这无疑彰显了蚁视的行业责任感。而且,可以预见的是,开放生态终将打败封闭生态,成为引领VR行业的不二之选。

 

少数派”梦想

 

蚁视在2012VR不为人知时就开始研究VR,钻进这一在当初开来是绝对冷门小众的领域,甚至都称不上行业,可谓是少数派先驱。

 

   

而之所以是蚁视,主要还在于蚁视的CEO覃政有着对“少数派”梦想的坚持。当时的覃政已经被视为不折不扣的“少数派”。

 

事实上,覃政的梦想从高中时期就开始裂变。2003年覃政还在就读高中时就开始发表第一篇科幻小说《白纸》,之后陆续发表了《暗杀》、《谁动了我的钱包》,其中《谁动了我的钱包》还入选《2007年度科幻小说(选集)》;2006年,覃政开始构思校园题材的科幻电影,畅想着把学校变成充满怪物游戏世界是什么样子。2007年,覃政仅仅用了18个月,就第一次把自己的科幻故事《北航惊魂》拍成视频影片发布到互联网上。2009年,覃政又制作了第二部科幻微电影《CD-1》,并且获得了高达百万级的点击量,并获得获得由张纪中颁发的北京高校联合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可以说,这些一般人不会干的事覃政都脚踏实地认认真真的做了,而收获就是,让他比圈内人更早一步的看到了虚拟现实的未来,以至于成为国内VR行业的先行者。

 

如今,随着蚁视二代头盔的发布,覃政的“少数派”梦想还在继续发酵,蚁视作为“第三种”VR公司,也再一次站在了引领整个VR行业发展的风口浪尖。即便如此,蚁视势必还会继续做“第三种”VR公司,竭力打造顶级VR体验和开放生态,CEO覃政也会继续坚持其“少数派”梦想,直至推动VR的大众化普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