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见了三国领导人,蚁视科技覃政面子怎么

来源中华网

“它是辨不清虚幻还是真实的黑客帝国,是人们流连其中乐不思归的元空间,是以第一人称视角见证的末世纪暴潮,是由数千个世界组成的超级仿真宇宙‘绿洲’。”这是美国《连线》(Wired)杂志创始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昵称“KK”)对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这项技术的评价,《连线》被称作“技术领域的滚石杂志”,而KK则被称为“科技预言学家”。

从2015年开始,人们不再把VR看作无法实现的科学幻想以及让人头昏眼花的科学笑话,《时代》周刊把Oculus创始人推到了杂志封面,《纽约时报》给用户发放了30万个谷歌纸盒VR,《华尔街日报》发布了第一个VR视频,英国BBC推出了一个能将Siegfried Sassoon的诗歌进行VR可视化的手机APP,ABC News不满足于零星地制作VR网剧直接推出了VR频道。

不仅如此,Facebook斥资20亿美刀收购Oculus也给无的放矢的资本狂潮开了个好头。有数据统计,单单在2015年,对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领域的初创公司的投资就发生了135次,资金投入达7亿美元。

[PS:上个月小扎又跟CNN说他后悔了,不过在互评狮看来不过就是为Facebook自己的“研发实验室”打个广告而已,都是套(心)路(机)~“20亿”买了个“虚拟现实元年”的概念还“卖了个乖”~)现在,更夸张的是,这场全民参与的VR狂潮已不仅仅是科学家和资本家的事情,连政府都把视线投入到了这个新奇的玩意儿上,甚至成了“外交利器”。

在经历过四十年漫长的“狼来了”之后,百思买(Best Buy,全球最大家用电器和电子产品零售集团)今年开始销售虚拟现实设备。这意味着它已经(或即将)成为全世界主流消费电子产品,并且再也不会从货架上消失了?为什么互评狮敢这么推测?

看看最近发生的几件大事:

习大大在G20峰会上将虚拟现实作为重点发展的前沿科技,发改委建设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工信部推进VR/AR技术标准化工作。(感谢收看互评狮为您带来的“新闻联播”~掌声!)

从中国国内的种种动向判断,一旦从市场自发行为过渡到政策行为,这件事多半是没跑儿了,因为中国从来不打没有准备的仗。

更重要的是,VR不再是说说而已,工信部对VR标准制定问题已定提上日程。

9月20日下午,为探讨VR标准化,由工信部电子工业标准化研究院主办的“中国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标准化论坛——虚拟现实产业标准化分论坛”在杭州举行。

要知道,VR目前还未形成规模,而在一个看似微小的行业中,大力推进产业化和行业应用,并通过财政专项支持虚拟现实技术产业化,国家为什么这么急迫?

一个重要原因是,相比国际主流VR巨头,国内只有少部分虚拟现实厂商在技术研发方面存在相关知识产权保护,而能够将这些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实施落地的更是寥寥无几。

当然,也有例外,举个栗子,在受邀出席的几家虚拟现实厂商中,作为工信部《VR产业白皮书》中位列中国VR企业首位的蚁视科技,在技术研发方面已有很深积累。

其在产品方面率先提出的无畸变光学方案、线控等多种交互方式、VR控制器、产品适配眼镜等,已有多种成为行业标准为国内外厂商使用。而蚁视最新提出的inside-out位置跟踪、吧台模式、瞳距自适应等也适应VR发展,也被多方肯定。

不可否认的是,大的行业标准还没形成,这仅仅是整个VR大行业下的“微小创举”,便已经开始引发各厂商互相借鉴引用,可见VR技术标准在产业发展初期的重要程度。这也是国家如此急于探讨、研究标准化制定方案的原因。

另一方面,除了政策端的动作频频,VR最近作为主角,也频频出现在外交场合。

(这不禁让互评狮联想到1971年的“乒乓外交”,推动了中美两国人民的友好往来,比心!)

9月15日到19日,第四届中法青年领导者论坛在郑州和北京举行,意外的是,从参观河南嵩山少林寺全程VR相机拍摄,到国家副主席接见中国VR厂商代表,再到将中国公司自主研发的顶级VR设备作为外交礼物赠送法国前总理——VR成了中法双方青年代表热议的焦点。

其中,作为中法青年领导者论坛的中方代表,以及本届论坛中唯一的VR厂商代表,蚁视科技CEO覃政在19日上午出现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李源潮的接见,汇报近年来在虚拟现实领域取得的科技创新成果。

就在同一天,蚁视最新推出的二代VR头盔还被赠送给了法国前总理让-皮埃尔•拉法兰、知名游戏公司eRepublik Labs Limited的CEO亚历克西•邦泰。后者称会与蚁视合作打造一款VR游戏,在明年的中法青年领导者论坛,作为中法青年合作交流成果,由双方一同向法国国家领导人展示。

同样是在不久前,9月1日,蚁视被外交学会欧洲部作为VR创新的典型代表,由外交学会欧洲部刘明宇副主任介绍给来华访问的波兰青年政治代表团。

交流中,波兰IT界的企业领袖甚至直言希望介绍蚁视的技术和产品进入波兰和欧洲市场,并且对产品在波兰的推广和应用表达了浓厚的兴趣。(参观交流的包括前波兰外交部副部长、波兰公民纲领党议员、波兰法律与公正党议员、波兰“库齐兹运动”议员、“现代波兰”议员、波中合作协会主席等十多位代表)

由此可见,作为外交工具,VR的确有它神奇的效用。然而,在这些国内、外的“大新闻”中,这个频频入镜的蚁视显得有些突兀。为什么一家创业公司总是被当作“代表”,一个月内见了三国领导和来访者?从公司风格来看,蚁视并没有把自己限定在某个范围,而是从一开始就很“国(外)际(交)范(基)儿(因)”。

2014年,VR创业公司Oculus在全球知名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众筹,被Facebook看中,最终以20亿美金收购,一举成名,“虚拟现实”也开始进入人们的视线;同年,蚁视也在kickstarter上众筹,获得全球几十个国家粉丝超过26万美元的众筹资金,打破了中国项目在海外的众筹记录,成为引爆中国VR界的明星企业。

随后,蚁视频繁出现在各种高端国际会议中,成为参与者和讨论者,并在很多大型会议、论坛中成为国内VR厂商中唯一的出席者。

无论是在巴塞罗那举办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还是在美国硅谷举办的英伟达开发者大会(GTC),不管是在海南举办的博鳌亚洲论坛,还是在上海举办的Unity2016亚洲开发者大会,都出现了蚁视的身影。

然而,这种“国际范儿”又不是刻意摆脱“中国基因”。蚁视在创立之初美国kickstarter众筹时,为了防止受到歧视,很多人建议覃政不必说明自己是中国人。但是蚁视在众筹页面上写上了中国北京的地址,团队露面在视频中大方的和所有人介绍来自中国,甚至故意在赠品中赠送带有中国风的“毛笔字书签”。覃政谈到:“我就是要让全世界知道,中国人也可以做最前沿的科技”。

从创始人的经历来看,蚁视和Oculus也有几分类似。蚁视创始人覃政,从高中时开始发表科幻小说,大学时自编、自导、自演的第二部科幻微电影《CD-1》,得到百万级点击量的同时,获得了由张纪中颁发的北京高校联合电影节最佳导演奖。2013年底,覃政结束了自己为期1年半的博士生涯,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五研究院退学创立蚁视。

这与从小迷恋电子游戏和科幻电影、15岁时亲自动手改装游戏控制器、19岁辍学创业创办Oculus的天才帕尔默•洛基(Palmer Luckey)有几分相似。具备中国传统的基因,同时又有西方人洒脱的天性。

当然,这样单纯去比较两位创始人的相似经历并无太大意义。但互评狮认为,一家公司的Leader的确会影响到整个公司的创新基因和后期发展路径,在这点上,蚁视和其他纯粹为了追赶“风口”而入局的投机者,有着巨大的差别!

如此看来,不如把覃政比作中国的帕尔默•洛基,作为中国VR行业的对外展示者,最合适不过。那么,中国政府前所未有地这样重视一项新兴技术,甚至把它当作外交利器,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吗?政府为何在乎这种“小玩意儿”?

9月4日下午,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在杭州开幕,习近平出席开幕并发表主旨演讲。出乎意料的是,开篇习大大便提到了“虚拟现实”,并把此类创新型增长方式定调为G20峰会重点议题,推动制定《二十国集团创新增长蓝图》。

习大大表示,“创新是从根本上打开增长之锁的钥匙。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蓄势待发,人工智能、虚拟现实(我是划重点的加粗字体)等新技术日新月异,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结合,将给人们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带来革命性变化”,这也是二十国集团首次围绕创新采取行动。

那么,这种还没形成规模的新兴行业为何会得到习大大的注意,甚至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呢?在互评狮看来,这时候提“VR”,恰是正当时!无论从行业发展世界截点、还是对整个中国未来在世界的科技地位而言,都有着重要意义。

一方面,VR作为有可能取代手机的下一个终端平台,整个行业并没有一个十分系统完善的行业标准。论是HTC和Oculus等率先进入VR硬件领域的先锋企业,还是诸如谷歌、高通这类在智能机时代占领系统、芯片平台的巨头,自己的台子尚未搭好,对于行业标准就更加一头雾水,随之而来的是创业团队中低效、同质化、不必要的竞争。

而一项新的技术一旦融入标准,那也就意味着技术的路径基本确定下来。同时,同质化的生产企业要么退出技术领域,要么成为“标准制定者”的市场追随者。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目前发达国家和地区以及强势企业都急于通过规则制定将自己的技术知识纳入主流的应用技术领域当中。这个“小不点儿”得到习大大的重视,也就不难解释。

另一方面,中国的科技实力正在赶超欧美。在过去,高科技是欧美的代名词,但从VR和无人机这类新技术开始,中国开始有了话语权。有数据显示,在全球无人机市场中,大疆创新(DJI)成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龙头。2015年,就售价在400美元-1500美元(人民币2660元-9990元)之间的消费级无人机来说,大疆创新占领了全球77%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

无独有偶,中国的VR技术也获得了国际的认可。在9月15日举办的东京电玩展(Tokyo Game Show,简称TGS)上,北欧巨魔的创始人Thorbjoern Olsen甚至直言中国VR“领先欧洲1年”。

是否真如其言,互评狮不敢肯定,毕竟还没有任何可靠数据或评判标准。但互评狮可以肯定的是,至少在VR的创新层面,中国可以与欧美匹敌,而在此之前,中国一直被看做“模仿者”和“制造者”。

举个例子,覃政早在2012年3月就提交了第一件专利申请,复眼光学技术,这也是中国在VR领域的第一件专利申请,早于国外很多竞争对手。如今,蚁视科技平均每个月都会根据项目实际需求提交五六件专利申请,而其提出的“无畸变”已经成为了VR的行业标准。截至目前,蚁视科技已提交相关专利申请超过80件,PCT国际专利申请5件,其中获得授权的中国发明专利21件,实用新型专利17件,外观设计专利7件。(Oculus在全球范围内拥有不过42份专利和专利申请)。

那么,在这些可以体现中国实力的新兴行业中,为什么只有“VR”得到了习大大的“点名”?还是与无人机作比,目前 ,商用无人机的比例占到了 ,贡献了绝大部份比例,而与这种过于集中在“to B”的行业相比,VR显然更接地气,“to C”的基因意味着它更容易获得声量,关注,以及更大规模的用户。

诚如Thorbjoern Olsen所言,“中国不论资本还是产业的行动力都非常强大,可以快速推进产业发展,验证商业模式”,而中国,显然已经走在了前面。只是,它还需要一家走得更靠前的企业,来在这个新兴行业中,为中国在全球搏一个“第一”的可能性!